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凌花的博客

心灵之光,抒写生活的轨迹,记录我的苦与乐。

 
 
 

日志

 
 

忆奶奶(原创)  

2010-12-01 23:18:06|  分类: 往昔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四(11月25日)回家,恰逢周五是奶奶去世34周年忌日。周末我上班最忙,所以没有和老父一起为奶奶烧纸,心里有些忐忑。我说回银川烧,父亲说不用。

   奶奶是1976年农历十月二十一日辞世的,那时我已经过十岁了。我还清晰记得那一天是周日,正是初冬时节,也是一个暖阳的日子,我不用到校上课,早饭以后我就烧水洗头、洗衣服。阳光格外地好,我在院子里洗,奶奶坐在小凳上和善地看着我。我还为奶奶洗了她的白布袜子,和我的衣服一起凉在老屋北边的一堆白刺(一种长着很小圆叶、开细碎白花、接紫色小果的植物)上,奶奶还夸我洗得比她干净。奶奶花白头发,头发往脑后梳着,头顶的白发整齐而顺溜,脑后挽一个发髻,奶奶的皮肤并不白,发黄,额头皱纹很密,正在诉说岁月的艰辛。她上身是一件黑布连襟的罩衣,腿上的棉裤也是黑色的,紧紧地扎着黑布绑腿。奶奶小时候被裹了小脚,后来放足。但她的脚还是畸形的,走路颤巍巍的,但细碎的步子却有劲而快。奶奶慈眉善目,说话很快,喜欢眨眼睛。

  奶奶重男轻女,母亲生了我们三个女儿,又生了大弟,她还要孙子,所以母亲又生了四个孩子,只有小弟是男孩。小妹也是1976年出生的,是农历后八月二十六的生日。奶奶去世时,小妹出生不足两个月,但奶奶却从没有进屋看过小妹一眼。因为她嫌我们都是“丫头片子”。

   我是奶奶一手带大的。爷奶在低标准时投奔内蒙临河的大姑,我一岁时母亲生了二妹、三妹,我总是偷吃母亲的奶水,我的孪生妹妹吃不饱,所以父亲把我送到爷爷奶奶那儿。后来家里日子好过了,爷爷奶奶带我回来了,那时年幼的我一口内蒙口音,大人们戏称我“小东人”。小时候,总盼望家里来亲戚看望爷奶,因为他们总是不会空手来的,总是为作为长辈的爷奶送些糕点之类的礼物,尤其在燕子墩的小姑,因为姑父有工作,家里稍宽裕一些,姑姑总是为爷爷奶奶买好吃的。而我是第一个受惠者——那时我和爷爷奶奶是一家人,弟妹们和父母一起过。爷爷在山里为生产队放牛,一天挣八个工分。

   奶奶去世前没有生过病,所以她的离世突如其来。那天,爷爷还在山里。父亲当时是西永固大队的大队长,正在忙他的工作。冬天我们总是吃两顿饭。晚饭后,奶奶收拾完厨房,煮好猪食,微凉,让我去喂猪。奶奶封好炉子,让我把小屋的门锁好,然后回到自己的屋子,坐在炕沿边上,奶奶的一条腿搁在炕沿上,另一条腿垂在炕墙子上,屋子里光线很暗。我坐在炉子边上,正和奶奶说着什么(不记得了)。突然,奶奶剧烈地咳嗽起来,我急忙递水给她,发现她吐血了。我大惊失色,慌慌张张地哭着喊大屋里的母亲:“妈,快来呀!奶奶吐血了!”母亲着急慌忙地跑过来,这时奶奶已经大口大口地吐血块了,但她指着柜子,那里有她的老衣(寿衣),还有小姑为她买的漂亮的小皮鞋。我掀开柜盖,拿出奶奶包着寿衣的包裹,又拿出奶奶的新鞋。妈妈让我扶着奶奶,自己赶忙找人帮忙找父亲回来。父亲回来时奶奶已经咽气了。队上的长辈已经为奶奶穿好寿衣,我亲爱的奶奶一天也没有麻烦我们就永远静静地寿终就寝了。我们全部披麻戴孝,哭声一片,为老人家送终。

  30多年了,我的孩子也比奶奶去世时的我大了,但奶奶的温情和善良永远铭刻在我心底,奶奶的音容笑貌永恒定格在我的脑海里:花白的头发,慈祥地微笑着,一身简朴的黑布衣裤,走路小脚的后跟捣地地面“腾、腾、腾”响......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