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冰凌花的博客

心灵之光,抒写生活的轨迹,记录我的苦与乐。

 
 
 

日志

 
 

写在第三十三个教师节(原创)  

2017-09-10 16:04:46|  分类: 情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葱二三事(忆老师)
                                        文|吴嘉英  
     一年一度的教师节到来,令我遐思不已。当然,想得最多的还是过去——曾经的岁月,上学的年月和自己当教师的过往。时光被岁月的磨盘琢磨的闪闪发亮,记忆的碎片像电影胶片一样不断回放,过去的一切竟然历历在目。
        上学时最引以为傲的便是语文课,因为每周的作文课评讲时语文老师总会在评讲完之后给同学们诵读我的文章,虽然那时青葱时代很羞涩,但当老师当众表扬你时,即使当时羞怯得低垂着头,心里却沾沾自喜地像溢满了春潮的池塘一样春水荡漾地乐开了花,尤其同学们满含羡慕的目光不断地像雷达般时不时扫射着你时,那自豪感腾地油然而生。
        我还清晰地记得初中的班主任老师叫乔福民,身材颀长,脸孔白皙,总之乔老师文质彬彬的,他教我们语文课。乔老师讲课很风趣,总是妙语连珠,而且他还喜欢讲和课文或作者有关的故事、轶事,这样使他的课堂妙趣横生,同学们在笑声连连中轻松地学到知识。我还喜欢乔老师的板书,和他的人一样干净利落,字体修长而不死板,很像他擎举篮球投篮的一刹那,阳光帅气。因为喜欢乔老师的课,又爱看书,所以我的语文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直到高中也如此。
        高中的语文老师是陈万金老师。陈老师那时正当风华正茂,据说刚从宁夏教育学院进修回来,家在农村,媳妇是种地的。每次放学总见陈老师会骑着他三转两响的旧自行车仓皇而去,那是老师回家种地去了。陈老师不修边幅,更不讲究穿戴,上课时你会发现他的鞋帮上总会粘着泥巴,好像他刚刚放下锄头或铁锹,从田间翩然而来,带着清风和溪流,他侃侃而谈,引经据典,常常把同学们带入无尽的知识海洋而尽情吮吸。陈老师最擅长的就是讲解古诗文,如果你认真地预习好课文,悉心听讲,做好笔记,下课再对照课文复习笔记,仔细完成作业,那么你会很轻松地就掌握这一课,要求背诵的篇目下去反复诵读便会迎刃而解。可是班里的男生却常常不认真背课文,每次检查背诵总是现原形,常常被陈老师拿着笤帚满教室追逐着打。这种时候大抵男生总是被打者,女生是看客,饶是有趣——男神们被追得上跳下窜,陈老师手中的笤帚挥舞得也是如行云流水一般利落,逮住一个男生陈老师总会收起帚落地在其屁股上给上两下子,那倒霉者也随之“哇哇”乱叫一通,并保证再不敢不背诵课文了。
        初高中毕业已经三十多年,记忆中的老师并紧紧是这两位,还有其他科目的老师,名字样貌记得的也不下十位。我对他们也是记忆犹新形象鲜活,曾经的一些片段还是历历在目恍如昨日。还有读大专三年的老师,也记得五、六位。真的是师恩难忘啊!
       还记得我们的学校是乡村中学,破破烂烂的,桌凳也很陈旧,有的条凳还掉腿,同学们常常在课间和放学后自发地修理桌凳。记得有一次正上着数学课,一位坐在中间的调皮男生摇头晃脑的不专心听讲,结果怕“啪“的一声巨响,那个男生很难为情地连人带凳都睡在了课桌旁的过道里。原来,由于该同学快一节课坚持不懈努力摇晃的结果,他那有一条板凳腿已经松动的板凳的楔子悄然掉落,随之那条板凳腿在他主人的帮助下毫不客气脱离凳面的控制而轰然倒地,于是,那孩子也惊诧地倒地,老师和所有同学面上写满了诧异。那个年代的农村学校条件很差,校墙都是土坷垃砌的,冬天没有暖气,取暖都是同学们值日经营炉火,自己生火,放学值日生封火。第二天,如果炉子灭了,教室总会乌烟瘴气地冒着烟,呛得老师同学都眼泪汪汪的,有的人还会因吸入浓烟而狂咳不止。大家常称这种景象为之“熏老鼠”。那时的学校没有图书馆,不知为什么,我那时就像一个饥渴的孩子,特别喜欢看课外书。无意间发现乡上有个图书室,于是就迫不及待地办了借书证,每次都可以借两本书,看完继续借。其中有巴金的激流三部曲《家》《春》《秋》,还有《牛虻》《巴黎圣母院》《枫香树》《太阳照在桑干河上》,还有柳青的《创业史》浩然的《金光大道》,《第二次握手》《青春之歌》《海霞》等等,还有《家庭》《读者文摘》《青年文摘》《电影画报》等期刊杂志,初中三年我把乡文化站的图书全部借阅完毕,后来还把自己喜欢的书又重读一边。还因为“看闲书”而和母亲发生争执,母亲还用比手指粗的绳索在我的身上抽打过,但我总是死性难改,上了高中还是闲书不离手,也因此造成我重文轻理的偏科弊病。
        时光如梭,记忆长河浪花朵朵。今天的我已过天命之年,但青春岁月的记忆却是弥久愈新,更加滚烫灼热。我的半辈子已然像涓涓小溪静静流逝而过,没有绚烂的鲜花和显赫的功名,也没有激昂心恸的非凡经历,只有平淡无奇的生活历练,还有一个像千千万万个平常家庭一样的幸福家庭,她就像万顷碧波中晶莹剔透的一滴水,在太阳的光辉下熠熠生辉,时刻温暖着我的心怀,用她自身的晶莹反射我的言行,使我时刻谨记恩师和父母的教诲,善字当头,秉行自己的"六字真言” ——善心善言善行。
        岁月无情,青春留痕。在我从小学到中学十三年(高中复读一年)的学习生涯中,曾聆听过多少位老师的教诲,我自己记不清楚,再加上大专三年的学习,我粗略估计:曾给我教授过知识的老师大约数以百计,他们把一个懵懂的农村孩子教育成为一个知性善良而有文化的知识女性,从1991年秋便孤身一人在银川求学,勇敢地生活,无惧地面对一切困难,让她从农村走向城市,并成竹在胸在这里生活,不断蜕变成长进步!感恩,感恩我所有的老师们,虽然我不记得有些老师的音容笑貌和姓名,但我记得你们曾经给我传授的点点滴滴知识,似春风化雨般涤荡了我混沌的大脑,使我在书本和生活工作中不断成长,逐渐形成自我的三观,善良豁达勤劳。
        1986年秋,我和我的三位同窗因惠农县教育局招聘代课教师而回到母校西永固中学执教初中语文,我们每月工资51元,但勤勤恳恳,我带两个平行班语文和其中一个班的班主任,还兼带过历史、地理、政治等课目。我带的班级语文成绩一直很不错,但学生们并不怕我,因为我的脾气太柔。当时我和我初中时的三位老师共过事,而我的语文老师因才华出众,我回乡中学时他早改行在石嘴山市政府高就了。这许多年,我只于1990年在石嘴山和他邂逅过一次。此后,再没有见过乔老师。而高中的语文老师陈老师我在惠农县教书时去探望过老师一次。陈老师现居银川,年龄不到七旬。我2016冬去看过恩师,他精神矍铄,思路敏捷,和是过去那般开朗 、爱说笑。
          悠悠岁月,恩师无数,师恩似海,师恩似山,感恩,衷心感恩我的恩师们!第三十三个教师节,无论你们在哪里,都请接受学生的三鞠躬,深深的三鞠躬!生命的长河里,因为你们的奉献和雕琢,才有我今日的美好和安逸。感谢恩师们的栽培,不管你们身在何方,祝福恩师们!青山不老绿水长流,愿老师们与青山绿水常在,与日月同辉,身体康健幸福快乐永远!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